·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交流 > 他山之石 >

深圳:从“人才高地”到“人才枢纽”

用不断优化的人才政策、服务和环境创新,让“孔雀东南飞”

来源:青岛日报时间:2019-05-17 16:15

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在“大潮起珠江”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上,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精准定位了深圳这座集聚了发展、人才与创新的城市。

“孔雀东南飞”,为什么不同层次的人才会不约而同地择深圳而栖?是什么机制和平台让每个有梦想的人都能够“英雄有用武之地”?是什么在促成深圳成为“人才高地”后,又向着“人才枢纽”迈进?

因人才而兴、因人才而盛的深圳,用不断优化的人才政策、服务和环境的创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尊重人才的社会氛围

坐落于深圳市龙岗区坂田华为基地,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部的所在地。于1987年在深圳正式注册成立的华为,和深圳这座城市一样,于无声的细节之中透露着对人才的尊重。

居里夫人大道、稼先路、张衡路、隆平路、贝尔路、冲之大道等以世界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科学家命名的道路,在这里纵横交错,将企业分隔成不同的区域,在无声地向这些为人类进步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们致敬的同时,也昭示了企业对人才的尊重和推崇。

尊重人才,并不是华为这个企业独有的特质。在深圳这方创新、创业的热土上,我们时时刻刻都能够感受到这座城市对于人才的渴望、尊重和拥抱。

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却大手笔在黄金地段拿出1156亩土地建了深圳人才公园。这是全国首个以“人才”命名主题公园,毗邻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用一系列人才元素表达着“深爱人才,圳等您来”的主题:人才广场中心的人才语录石上,“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12个大字,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人才功勋墙上,为深圳特区创立、发展和繁荣作出贡献的各类人才被永久地镌刻在上面;人才景观墙上,集中了包括《吕氏春秋·赞能》、刘基《照玄上人诗集序》等中国古代典籍关于人才论述的名篇;利用圆周率无穷尽的特点,以数字铺面桥体栏杆的π桥,展现着人才的智慧和人才的探索精神。

漫步在人才公园中,与人才相关的不同主题设计扑面而来,在彰显着对人才的尊重的同时,也彰显着这座城市开放包容和青春活力:代表着人才在深圳扬帆起航、茁壮成长的风帆塔,象征着深圳聚集了大批优秀人才的“孔雀计划”的孔雀亭,全方位、立体式展示深圳人才风貌并设有院士讲堂、人才书吧、项目路演的求贤阁,设有创客空间、人才体验馆的群英荟……在这里,可以看到一座城市对人才的态度。

人才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环境的竞争。通过地方立法为人才设立专门的“节日”,着力保护人才的“成果”,是深圳着力在营造尊才爱才重才的人才环境上下苦功的折射和缩影。

2017年11月1日开始施行的《深圳经济特区人才工作条例》,将11月1日定为“深圳人才日”。“随着深圳的发展,对人才政策赋予法治刚性的渴望和呼声越来越高。”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秘书长石岗说,深圳积极发挥人才立法的“定海神针”作用,将人才政策优势努力转化为人才立法优势,为广聚“天下英才”提供法治保障。“《条例》从人才培养、人才引进与流动、人才评价、人才激励和人才服务与保障等人才工作的主要环节,确立了最具刚性的约束要求。与此同时,《条例》还从放权、松绑、破壁三方面,着力消除制约人才发展的各种障碍,最大限度激发人才活力,构建最开放活跃的市场机制。”

如何保护好人才创造的“成果”,深圳也一直在摸索中前行。2018年,深圳市PCT国际专利申请1.8万件,连续15年全国第一。“深圳通过建设中国(深圳)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出台《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等一系列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巡视员、机关党委书记夏昆山说,2018年,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资助促进科技创新专项资金项目23项,资助金额1035万元,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专项资金资助项目30项,资助金额1098万元,项目涵盖知识产权维权、国内外知识产权保护前沿问题研究、保护平台建设等内容,涉及新能源、互联网、节能环保、先进制造、生物医药等新领域、新业态和新技术,“这些项目的开展为提升企业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和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参考。”

“人尽其用”的环境和平台

可以说,过去5年、10年,甚至40年来,深圳的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在上演鲜活的深圳故事。

“在深圳,每个有梦想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舞台。”说这话的是深圳市南方民营科技研究院院长周万雄。2003年,周万雄从北京出差到深圳,做一个深圳民营经济发展的调研,结果这一来,就留在了深圳。

“深圳不会辜负任何一个有梦想的人。”在周万雄看来,深圳作为一张白纸,所以它建立的是最接近市场经济的制度,最讲究契约精神。但周万雄最看重的是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在包容与大气的城市口号“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感召下,全国各路人才“孔雀东南飞”,争相涌入这片热土。人口数量的增加和结构的年轻化给深圳带来了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潜力和创造力。

据《2018全国城市年轻指数》显示,深圳已连续三年成为“最年轻的一线城市”。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2.5岁。同时,深圳在吸引人口方面同样领先全国,城市常住人口连续三年大幅增加50到60万人,远高于其他所有城市。

远赴深圳创业的哈尔滨人胡家祺有着深切的体验。2016年1月,大学毕业不久的胡家祺仅凭借本科毕业证,什么关系也没托,就轻松落户深圳。“除了户口,我拿到了6000元的租房和生活补贴。”胡家祺说,他的创业项目还得到了政府无偿提供的10万元创业扶持金。

现在,深圳本科毕业生的租房和生活补贴已经从6000元上调至15000元,硕士和博士则是25000元和30000元。继2018年6月实现大学毕业生引进“秒批”后,今年2月28日深圳又正式实施在职人才引进和落户深圳“秒批”,主要包括高层次人才、学历类人才、技能类人才、留学回国人员和博士后4类。

对于高房价的困扰,深圳提出到2035年建设筹集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100万套,占到全部住房总量的60%,织密了对于人才住房需求的保障网。

无数个像胡家祺一样的微小的创新细胞,在大政策大环境的培育下,就这样构成了创新之都的骨骼与躯干,他们中的一些个体有一天可能长成又一个华为或者腾讯。

而对于高层次创新人才,深圳除了制定补贴政策外,把着眼点放在了为其提供平台和服务上。

在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工作5年后,朱英杰作为国家级领军人才于2017年7月份,被引进到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从事脑认知与脑疾病的研究。在深圳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朱英杰感受到了“一路绿灯”的保姆式服务,从车辆牌照到子女入学再到医疗保障,朱英杰没有操任何心。“唯一一次到人社局的办事大厅,是要办国家级领军人才的证书,所有材料相关部门都给我准备好了,我只需要去签个字。”

现在,朱英杰除了承担着深圳市脑科学重大基础设施的课题外,还承担着深港脑科学国际创新研究院的工作,而他参与建设的深圳市诺贝尔奖科学实验室,将在下个月迎来诺尔贝医学奖获得者欧文·内尔,“他将在实验室里工作一个月,把世界前沿的成果带到深圳。”

朱英杰说,之所以选择深圳,看好的是实现其自身价值的产业结构和平台,“至少未来5到10年内,我不会看到我的‘天花板’。”

“没有‘天花板’,得益于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年轻人来到深圳,只要肯努力,薪酬待遇会一年一个台阶,直到拿到企业的股权激励。在拿到股权激励后,很多人选择创业,开始从打工到自己做主的转变。”周万雄说。

从“人才高地”到“人才枢纽”

成立于2006年9月的深圳市一览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是服务于全国专业技术人才的人力资源企业。

“我至今记得当2008年我们接到国外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服务订单时的茫然与无措,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开具发票,我们向政府部门反复核对相关条件和要求。”一览网络常务副总裁冷明回忆起那时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现在,企业每年的营收有一个亿,其中3000多万是来自猎头服务,客户遍布亚、欧、美等全球各大洲。

一张来自海外的订单虽小,却揭开人力资源这个需要全球化配置的大市场。

“从生产要素维度上来看,人才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流动越快,增值越快。以往的深圳是吸引人才,形成人才高地,这是人才的单向流动。现在的深圳不仅吸引人才,还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人才,实现了人才的多向交叉流动。”冷明说,深圳现在正在从“人才高地”向“人才枢纽”转变,全国乃至世界的人力资源在这里汇集,并流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实现了人才这一要素全球范围内的配置。

从“人才高地”到“人才枢纽”,这个跨越得益于深圳市人力资源服务产业的培育、发展与壮大。

2018年11月1日,深圳人才日当天,中国深圳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授牌仪式在深圳市人才研修院智汇中心举行,标志着深圳市的人力资源服务业产业园成为国家级的重要平台。目前,深圳市建成了以深圳人才园为核心园区,以龙岗区天安云谷智慧广场、南山区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宝安人才园为分园区的“一园多区”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总建筑面积近13万平方米,聚集了80余家国(境)内外知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入驻,为各类人才、用人单位提供高效快捷和“一站式”的人力资源公共服务和市场服务,成为深圳市促进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的重要载体。

更深层次让深圳显现出从“人才高地”转变为“人才枢纽”的定位,是在今年4月14日至15日举行的第17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上。除了在德国开设了分会场外,短短两天的会期,11万人次涌入深圳会展中心,来自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组团参加。不少城市代表说,深圳越来越像一个“人才枢纽”,通过粤港澳大湾区这一平台,对接项目、对接合作的同时,也给予更多人才机会,让过去“地域性”的人才变成“流动性”人才。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贾 臻

记者: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