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宣传工作 > 社会宣传 >

朝阳产业的“夕阳之困”

——青岛养老护理业调查

来源:青岛日报时间:2018-10-17 10:28

■青岛市养老服务从业人员职业技能竞赛养老护理员决赛现场。

老年人口的快速增长,让养老产业迎来“井喷前夜”,一些财团、地产机构纷纷进入。基于此,养老护理员需求日增,尤其是具有专业知识能力的护理员更受青睐。近日,记者探访青岛多家养老机构,调查养老护理员工作生存状态。

凭良心还是凭技术?

日前,市养老服务从业人员职业技能竞赛举办,护理被纳入竞赛环节,40名选手进入决赛。参赛选手宋爱兰是即墨夕阳红老年公寓护理员,2012年进入该行业,2014年取得高级养老护理员资质。

宋爱兰说,刚开始接触这个工作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照顾老人,“怎么照顾,要对得起良心。”因此,在她们周围,养老护理员是个“良心活”成为大家的共识,照护老人要设身处地、要把他们当亲人、要考虑他们的感受。“这不是一个标准化的生产线,而是一个很难量化的工作,就如帮老人翻身,大家的身体状况不同,用的力度当然不一样。”

“这次竞赛,在协助老年人服药、帮助老年人翻身、辅助老年人乘轮椅等必备服务项目上都有明确规定,例如喂药时,护理员的手是否清洗、每2至4片药至少要准备100毫升温开水、喂药后要让老人坐5至10分钟等流程都在打分表上做了量化。”市养老服务协会副会长谭美青说,进一步规范养老护理员的服务行为,让他们有一定的标准可依是举办这次职业技能竞赛的初衷,因为这个行业的很多从业者并非科班出身,入行伊始凭激情、凭热心,若要行业规范有序发展,专业化操作必不可少。

据统计,我市目前有养老机构232家,养老护理员约3100人,这个数据是2015年人社部取消养老护理员资格证后统计所得。谭美青介绍,有证的不一定有真实的职业技能,这或许是国家相关部门取消养老护理员资格证的原因之一。“以初级养老护理员为例,按照要求需培训180个学时,但实际上有的人只突击3至5天就参加鉴定,资质获得了,能力却没上去。”她说,尽管有声音认为取消养老护理员资格证意味着门槛的降低,但这恰恰将更多自主权交给了养老机构。若要赢得市场的信任,必须加大对养老护理员的培训力度,培养出具备更高专业技能水平的护理员,因为市场的优胜劣汰远比一张资格证的力量更大。

“伺候人的活儿,没什么前途”

工作强度大、社会地位不高、伺候人没前途……这些存在于养老护理员身上的误解由来已久。

陈虹(化名)是一名“90后”,护理专业毕业后,在我市一家养老机构就职。她告诉记者,最初没敢告诉家人自己在养老机构做什么,只说是陪着老人聊聊天、打扫打扫卫生。“在他们的印象里,这是一个伺候人的活儿,没什么前途。告诉了他们,更会增添大家的异样感觉,索性什么都不说。”

“在一些具备医疗资质的养老机构内,护理员干的活儿跟医院里的护士类似,但护士的社会地位远高于护理员。”青岛惠康老年公寓负责人王亭忠说,他认识的护理员多是40岁左右的女性,很多人对自己的职业避而不谈,月收入仅4000元左右。

有时候,这种误解也来自老人方面的不尊重。

宋爱兰告诉记者,失能老人可以规范照护,但失智老人照顾起来是个难题。她刚入职时,被老人骂哭过很多次。“他们记忆力不太好,有时候这个东西少了那个东西少了,就会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有同事看顾一位老人,老人就觉得自己丢了首饰,盯着护理员不依不饶,甚至让她脱光衣服搜身。遇到这种老人,不只是尴尬那么简单,很考验护理员的从业素养。”

这种感受背后,是高强度的工作压力。记者采访多位养老护理员后发现,他们每天工作在10个小时左右,有时候一天要照顾十多位老人(包括自理、半自理、全护理三类)。

“民政部《养老机构生活照料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显示,养老护理人员与自理老人、半护理老人、全护理老人的配比分别是不小于1:20、1:10和1:4。这是一个较合理的配比安排,但在实际操作中,受限于居住环境、老人身体和精神状态等客观条件,针对特殊老人很难完全按这个配比来分工,护理员工作量不可避免地会增加。”王亭忠说。

所有这些问题直接导致一个后果——就是养老护理员流动性大、难吸引有学历的年轻人。

教育部组织的2014年《全国养老服务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情况调研报告》显示,2012年起毕业的0.8万名高职学生中,有80%跳槽到其他工作岗位。

青岛福彩养老院的负责人于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受到传统观念影响,人们总是把服务于人的工作等同于伺候人,把老年照护工作等同于伺候老年人。因此,即使一个毕业生有七八家就业单位在等待,仍旧有很多学生和家长排斥这个行业,这就使得养老服务职业处在‘叫好不叫座’的窘境中。”

护理员张锦松对业内情况很了解。她介绍,在市场上找一名满意的养老护理员很难,很多人实操水平并不高,缺乏护理知识、更别提护理质量。“有时候老人出现点状况,他们都不能及时应对。”此外,养老护理员的年龄过大,也不利于提升服务的质量和水平,甚至还会埋下安全隐患。

让养老护理队伍“稳心留根”

当然,前景也并不完全令人担忧。“现在的富裕老人相对不多,更何况还有很多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没被纳入考量。等富裕起来的中年一代慢慢变老,就会有足够的资本和意愿在养老上高消费,必然会助推养老护理员市场的更新换代。”陈虹的话,充满了对这个行业的希望。

记者采访了青岛大学智慧健康老龄化研究中心朱礼华副教授。他认为,在人口急剧老龄化的背景下,养老行业长期健康发展,要规避“夕阳”气息,要不断完善政策支持,加强对护理员的操作规范,保证专业的养老护理员比例,不断提高养老机构从业人员职业素质和技能水平;要健全符合市场需求的行业准入制度,加强对养老护理员的培训、监督和考核。

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要推进养老护理员队伍“稳心留根”,需要制定同人口老龄化水平相适应的人才培养专项规划和政策支持,同时,打通养老服务人才职业发展的上升渠道,提供可预期的职业稳定感以及持续激励机制,解决养老护理人员低端化发展的怪圈。“而要改变对这个行业的传统认知和观念,则任重道远,身处其间的老年人和护理员家属首先要试着改变一下看法。”

针对养老护理员薪资低等问题,王亭忠认为,要大幅度提高从业人员的待遇和职业保障,逐步适应市场化的标准。“在无锡、武汉、广州、郑州等地,结合养老护理员的学历、资质、从业年限等内容,均给予不同程度的补贴,这是一种有益的探索,昭示着未来养老服务将会向更完善的方向发展。”他说,目前青岛很多养老机构为了留住护理员,也在尽可能提高休假、薪资等待遇,但这个行业的发展肯定是一个合力的结果,缺一不可。

记者: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