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青岛 > 文化活动 >

跟随康有为寻踪青岛“墨迹”

康有为书学国际研讨会在青落幕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时间:2018-10-29 09:58

■2018康有为书学国际研讨会暨青岛国际书法双年展举办期间,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160件书法作品吸引了观众目光。 王 雷 摄

2018康有为书学国际研讨会昨日在青落幕,让人们重新忆起这位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思想家、变法维新领袖、书法史上开宗立派的大家与青岛深厚的“前缘”,也因此再度回溯青岛历史上那些至今熠熠闪光的书法艺术遗珍,它们共同见证了这座城市与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核心、精妙的独有艺术形式——书法绵延跨越两千年的“神交”,潜移默化地参与塑造了青岛书风“博大、苍深、开放、包容”的“山海”基因。

康有为生命中的“第三城”

青岛康有为国际学术研讨会举办之前,2002年广州曾举办康有为国际书学研讨会;2005年,碑学与康有为国际学术研讨会曾在南海举行;南海、广州和青岛,三座与康有为人生有着密切关联的坐标城市——南海,是出生地;广州是成长地;青岛,则是其归隐仙逝之地,生命中的“第三城”。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陈振濂将2018康有为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举办,看作是书学研究在新的学术积累上的观念转换与学术研究的深化。而它得以在青岛举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康有为与这座城市绕不开的前缘。

1917年康有为初到青岛,官方安排的下榻处,据说就是原德国总督副官居住的一座德式小楼,康有为称赞这里“屋虽卑小,而园甚大,望海碧波,仅距百步”。1923年他三游青岛,决意购此宅第长居养老,号为“天游园”。据说此名出自末代皇帝溥仪,1922年溥仪大婚之际,作为回礼,曾回赠康有为一“天游堂”匾额。1927年康有为仙逝于此。他曾在一篇写给晚辈的《得青岛德旧提督楼,赋示曼宣婿及诸孙》中表明青岛终老的心意:“截海为塘山作堤,茂林峻岭树如荠。节楼旧日庄严地,今落吾家可隐栖”。

对于青岛,康有为从不吝溢美之词,他曾称:“青岛之红瓦绿树,青山碧海,为中国第一……恐昔人之仙山楼阁亦比不及、诗文不足形容之”。喜爱之心溢于言表,仙山仙境常挂嘴边。“对他而言,青岛不亚于他的故乡南海,叱咤风云的北京、上海,乃至足迹所至的日本和欧美。”陈振濂说。

一处隐栖书家风雅的“世外桃源”

在1923年的一封家书中,康有为这样写道:“青岛气候甚佳……实远胜沪,沪无可恋”。另一封同年的信中则谈道:“青岛此屋之佳,吾生所未有。加以有大学办,吾欲在青岛办之,以有现成大学舍也……则当常住青岛。”康有为欲在青岛办学之事终未成行,而彼时的青岛,因地域偏远,被视为“世外桃源”,晚清遗老遗少们曾徙来隐栖,他们留下的大量文化遗存,也是青岛一度被传为北方著名文物、书画聚集地的原因。

山东省书协副主席兼艺委会主任、青岛市书协主席范国强透露自己的先师刘诗谱的祖父刘廷琛,时为前清学部侍郎,与康有为等同朝为官,擅书法,他在湖南路上所筑宅邸名为“潜楼”。据说,当时隐居青岛的遗老中以“三翰林一圣人”书法最为有名。刘廷琛即“三翰林”之一,另两位是军机大臣吴郁生、法部侍郎王垿;“一圣人”正是康有为。一众瀚墨之友或唱和诗作,或往来尺牍,聊以自娱。

民国年间青岛一些著名商号校舍匾额也多出自他们的手笔。如:康有为的“春和楼”,刘廷琛的“礼贤中学”,王垿的“瑞蚨祥”等。崂山巨石之上除下清宫康有为《崂山诗刻石》之外,还有劳乃宣、徐世昌、吴郁生等遗老们的题诗摩崖石刻遗迹。

记载康有为笔墨的青岛“新发现”

康有为故居纪念馆的副研究馆员提文凤日前在青岛市档案馆发现了“新”史料,这些关于康有为书法的“新发现”也成为她此次提交研讨会的重要论述之一。她告诉记者,有关康有为书法在青岛留下的记载多见于和家人的通信,“新发现”则更加直观反映了康有为书法在当时的社会认可度。

《康南海先生鬻书助赈直湘鄂三省水灾润例》刊登于1924年的《青岛时报》,收件地址标明是“青岛福山路九号天游园”。这是青岛唯一能查到的登在报上的康有为书法润格。1924年夏爆发了全国性洪涝灾害,尤以直湘鄂为重灾区。康有为通过书法作品来为赈灾出力。刊文详细列举了当时他的不同尺幅书作的价码,诸如:“中堂七尺三十元,每减一尺减两元,加一尺加两元。楹联四尺二十元,每加一尺加两元(以四尺起计)。条幅同上,横额同上,小中堂同上……” 同一天的报纸还登载了康有为为门人阮孝廉所做的书法推介,赞其“不求闻达而专精南北碑书法,随临一碑能创变十数体……”足见对后学门生的极尽提携,也呼应了其“尊魏卑唐”、谋求书法变革的一贯“叛逆”态度。

青岛总商会则存有一封1925年请康有为题写匾额的函,这是当时最直接反映康有为书法价值的资料。提文凤说,可以看出,当时的青岛已经对陈列馆、博物馆的价值有强烈的认同,如文:“引起工商各界人士进步之观念”,并邀请康有为题匾。而康有为早年海外流亡,遍考博物馆,亦早有在青岛开辟博物馆的计划。如今在其故居天游园陈列的展品,就多是那时海外带回想作为馆藏之物。只是他昔日为商会题写的匾额已湮没难寻,只有中山路上为百年老字号“春和楼”题写的牌匾,至今高悬,令人追忆。

记者: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