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青岛 > 文化活动 >

文惠·读书沙龙: 主题讲座与城市文化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时间:2018-10-22 10:35

对于青岛的读书沙龙来说,阅读与分享,包括了对一本书的分享,也包括对某一部电影的分享,每一个沙龙都在各自的定位下逐渐聚拢起稳定的读者群。当然,沙龙还有一种“阅读”分享方式,这就是嘉宾讲座。每期的沙龙都有一个主题,由特邀嘉宾主讲,例如青岛的四方文化读书沙龙,再如在青岛叁零文人书店每月一次至今已举办二十多期的“叁零文人”讲座,也是这样的读书沙龙。

像“叁零文人”讲座这样的读书沙龙更多呈现出我们城市的历史人文与今天的关系。 对青岛来说,所谓叁零文人,也就是指1930年代在青岛生活过的现代文人们,如杨振声、王统照、闻一多、梁实秋、老舍、洪深、沈从文、台静农、苏雪林、萧红和萧军等人。他们虽然只是青岛的过客,但他们留给这个城市的是说不尽的故事和传奇……今天回望他们的踪影,已经成了我们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也成了我们这座城市文化历史的闪光的一页。

当年之所以会“聚集”一批现代文人来到青岛,自然与一所刚落成的大学有关,这就是国立青岛大学和继之改名的国立山东大学。前后两任校长杨振声和赵太侔也就成了当年青岛现代文人群的核心人物。

杨振声在青岛只待了短短的两年,但却给青岛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对后世产生着绵长深远的影响。可以说,杨振声是一个用两年时间影响了一座城市气质的人。如果说杨振声是开启了一座大学,而真正让这所大学在短暂几年达到辉煌的则是赵太侔。杨振声离任之后,国立青岛大学改为国立山东大学,首任校长便是之前国立青岛大学的教务长赵太侔……但我们今天谈起青岛的叁零文人,往往不是指杨振声和赵太侔这两位校长,而是首先想到闻一多、梁实秋、沈从文、老舍这些现代文学大家。

闻一多留学美国时学的是美术,但回国后却一直在大学中文系教书。作为清华大学留美预备生,闻一多的求学和毕业归来都得益于他的这个清华圈。作为新月派的一名诗人,当年他和梁实秋来青岛大学都是杨振声的邀约,一个是外文系主任兼职图书馆馆长,一个是文学院院长兼职中文系主任,这两人在刚成立的国立青岛大学成了校长杨振声的左膀右臂。

在青岛大学的日子里,他俩都完成了各自的人生转身:闻一多逐渐潜心于诗经唐诗的研究,梁实秋除了教书和学校事务外,他的精力都用在读书、写作和翻译上。也正是在青岛,他开始了莎士比亚作品的翻译…… 晚年的梁实秋曾写了《忆青岛》,字里行间充满了对青岛的眷恋和怀念,他将青岛视为可久居的理想之地,甚至超过了他的故乡北平。可以说,青岛的四年是梁实秋一生事业的转折线。

沈从文曾回忆,他1930年代初在青岛的日子是他一生中创造力最好的时期。在1930年代初的青岛文人圈中,新月派的闻一多、梁实秋等人无论他们的身份地位还是文学成就都自然是主角,沈从文从身份上来说,还只是一名年轻的中文系讲师,尽管他的小说已经为他在文坛上赢得了名声。但是,在青岛的这两年却给他的人生带来深远的影响,在这里他收到了来自苏州张家姐妹的电报“乡下人,喝杯甜酒吧”,让他收获了他的爱情。也是在这里,因为崂山北九水之游,让他萌生了写“翠翠”的念头——这也是《边城》最初的萌芽。沈从文的人生故事本身也如同一条“长河”……

老舍的一生,如果说有一个黄金时代的话,那就是和青岛或说山东有关,他当年在济南和青岛的大学教书、写作,这个阶段,他的生活安定又从容,尤其在青岛,最初是在山东大学教书,但为了写作辞去了教职。在青岛,老舍开始了以写作谋生的职业作家生活,并在这里创作出了长篇小说代表作《骆驼祥子》。

萧红在青岛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从1934年6月15日抵青,到1934年10月31日离开赴沪,满打满算,她在青岛也就只住了短短的四个半月,连半年时间都不到。但青岛对于萧红来说,却十分重要。青岛虽然只是她生命旅途中的一个中转站,却是她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正是在青岛,她完成了自己的成名作《生死场》。

最新一期的叁零文人讲座主题是“八大关从历史踏浪而来”:作为青岛近现代城市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分子,八大关从它出现的第一天起,它的发展就与这座城市的命运息息相关,它的每一分变化都牵动着青岛人的心。因为它的存在,青岛中西合璧的历史文化特征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它的风雨历程恰恰是青岛百年来历史的凝聚和缩影……(记者   薛 原

记者:管理员